亚阿纳卡冲突,背后藏着多少较量?


【环球时报驻土耳其、法国、奥地利特派特约记者 王传宝 姚蒙 夏雪 柳玉鹏】位于里海和黑海之间的高加索地区正处于多事之秋。表面上看是外高加索南部和东南部的两个内陆小国之间的矛盾再次升级——尽管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同意当地时间10日12时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停火,但双方连日来还是相互指责对方违反协议,继续发起袭击。从深层次看,在阿亚两个国家相争的背后还有各种力量的博弈,不仅有俄罗斯这样的昔日霸主、“远处观望”的美国,有法国这样的欧盟国家,还有土耳其、以色列、伊朗等“中等规模玩家”。这场发生在山区的冲突被俄罗斯总统普京形容为应早点结束的“巨大悲剧”,但阿亚双方化解历史纷争和民族矛盾并非易事,其他各种势力出于经济和地缘政治考虑的角力也不会减弱。

“俄罗斯采取中立、等距立场”

亚美尼亚位于亚洲与欧洲交界处的外高加索南部,面积只有2.97万平方公里、人口295.9万。相比之下,位于外高加索东南部的阿塞拜疆体量稍大,面积8.66万平方公里,人口1007.93万。1991年9月和10月,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先后宣布独立。亚美尼亚西接土耳其,南接伊朗,北邻格鲁吉亚,东邻阿塞拜疆。阿塞拜疆北靠俄罗斯,西部和西北部与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相邻,南接伊朗,东濒里海。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苏联解体后,阿亚为争夺纳卡爆发战争,亚占领纳卡及其周围原属阿的部分领土。1994年,阿亚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两国一直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两国之间的武装冲突时有发生。亚阿今年7月也发生过冲突,后在俄罗斯等国的调解下关系一度缓和。

“此次纳卡冲突出乎俄罗斯所料。”法国《法兰西西部报》11日刊文分析说,同时给阿亚双方提供军火装备的俄罗斯一直希望保持自己对该地区的绝对控制权,但由于土耳其最近到处“伸手”让纳卡冲突变得更为复杂。文章说,土此前介入叙利亚、利比亚局势,现在又在希腊领海与法国为代表的欧盟发生纠纷,这次埃尔多安总统为了扩展土耳其的影响力,介入外高加索地区冲突,甚至不惜与“盟友”俄罗斯角力,“停火协议一旦真正落实,俄将明确显示其对该地区的控制力,而土的如意算盘将落空”。

阿亚10日达成停火协议后,法新社评论说,“俄罗斯的斡旋起到决定性作用”。法国电视二台11日的分析认为,“土耳其显然是纳卡停火的失败者”,而俄罗斯作为外交上的胜者,显示出其对这一前苏联敏感地区的影响力依然巨大。《费加罗报》等法媒则表示,“法国总统马克龙对纳卡局势连续表态、对土施压,也对停火起到积极作用,俄土显然是在阿亚冲突中角力,但欧盟与北约也密切关注局势发展,因为这也涉及欧洲的整体安全”。

“为什么俄罗斯需要阿塞拜疆?”对俄罗斯媒体的这个提问,俄罗斯《国防》杂志主编伊戈尔·科罗特琴科给出的答案是:“俄罗斯在纳卡冲突中采取中立、等距的立场。对我们来说,阿在战略上重要性并不亚于亚。此外,普京和阿里耶夫总统之间良好的私人关系已经成为俄阿接触的重要因素。”而俄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表示:“这并不是因为它离我们的边界很近,而主要是因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不是他国,我们与两国都有着特殊关系。土明确支持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站在另一侧,莫斯科主张双方立即停火。”阿塞拜疆政治学家维利扎德表示,俄阿两国经济联系也十分密切,去年的贸易额超过30亿美元。另外,两国关系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在俄境内有大量阿侨民,“俄阿之间的关系可以评价为务实和伙伴关系”。

“没土耳其参与,协议就是空文”

法国《世界报》等媒体分析说,纳卡冲突背后有大国角逐的影子,土耳其是其中之一。土对阿塞拜疆持明确支持态度,土耳其人经常用“一个民族、两个国家”的口号来显示彼此的亲密关系。土耳其语和阿塞拜疆语非常相似,都属于突厥语族。土耳其和阿塞拜疆都是穆斯林占绝大多数人口的国家,而亚美尼亚大部分人信仰基督教。据统计,居住在土耳其的阿塞拜疆人多达30万,是土东部省份的重要族群。《环球时报》记者曾在土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遇到一位名叫玛丽娅的阿塞拜疆女士,她在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记者问玛丽娅为什么背井离乡,在土耳其从事一项收入并不稳定的工作,她回答说:“土耳其语与阿塞拜疆语非常相似,交流基本没有语言障碍,同时当地人对阿塞拜疆人极为友好,愿意为我们提供工作和发展的机会。”

对于土深度介入纳卡冲突,玛丽娅道出的可能只是其中的背景之一,埃尔多安对此有着自己的战略考量。俄罗斯《观点报》题为“如何停止建立新的奥斯曼帝国”的文章称:“卷入纳卡冲突成为近年来土耳其采取激进外交政策的众多例证之一。土耳其试图将法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排除在外,然后再排挤俄罗斯和伊朗,从而确保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这是土耳其积极介入纳卡冲突的原因。”伊斯坦布尔大学知名学者拜纳姆·阿利耶夫日前撰文称,近年来,全球地缘政治危机加剧,土耳其想成为对外高加索地区产生直接影响的国家。美国《纽约时报》1日发表措辞严厉的文章称,海外军事行动的增加反映了土政权好斗本性和对军事外交的认知程度,土相信通过炫耀武力可以使其在与大国的谈判中占有一席之地。土耳其对待外高加索地区的方式符合其在处理地区其他冲突和争端中惯用的思维逻辑。

纳卡冲突爆发后,土政府、主要政党、军队、议会等多层面表示对阿“不论在战场上还是在谈判桌上的坚定支持”,土各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物上悬挂起阿塞拜疆国旗,普通民众则将阿塞拜疆国旗插在私家汽车上。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长期以来,土与阿的军事合作极为密切,如为阿军官提供培训。土还是阿第三大军火供应国。今年8月,土阿还在阿塞拜疆境內举行了大型联合军演。

阿亚都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因此俄罗斯在南高加索地区有着重要战略利益,土耳其强势介入纳卡冲突,绕不开普京这道坎。土耳其最大政府智囊机构——土政治经济和社会基金会主席布尔